当前位置:shihui时尚这一段时间私装地锁风很盛 集中在老旧小区
这一段时间私装地锁风很盛 集中在老旧小区
2022-12-14

本期策划:王琼

早在2013年11月,本市就出台了“最严”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,规定私装地锁可能面临最高5000元的罚款。两年多过去了,无论是高楼林立的小区,还是灰瓦连绵的胡同,私装地锁的现象仍很常见。昨天,本报曾对此进行报道,并联合12345就私装地锁问题向读者征集意见和建议。

近一个月来,12345接到了594件相关设诉,尤其是春节这段时间,私装地锁的现象更是普遍存在。为此,记者采访了三处市民们向12345反映的地锁密集区。

地点1:东四十一条胡同 春节空车位 没车也占上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东四十一条,为了规范胡同停车,道路两侧都划了停车线,但私装地锁问题并没改观。无论是单位,还是居民院门前,即使高挂“消防通道禁止停车”的字样,门前却仍然装上了地锁。为保住一个车位,竟出现4个地锁“站岗”的情况。

“春节期间,地锁装得更多了。”东四十一条居民张先生说,因为春节外出探亲或回老家的人挺多,胡同里一些地方空了出来,趁着这段时间,就有人赶紧装地锁,以便占一块地方。正如张先生所说,胡同两侧的占路装置五花八门:水泥墩、绑着锁链的梯子、折叠椅、废旧自行车……

记者发现,在东四十一条19号院门前,地锁、破自行车、梯子、铁锁拉起了一道屏障。居民们说,这些东西不是用来占车位的,而是为了不留空地,“如果我们不占地的话,墙根下就会停满外来的车,老房子不隔音,车辆来来回回非常吵。”

地点2:分司厅胡同 私装地锁者 诉苦没处停

记者又来到了鼓楼分司厅胡同,这里胡同两侧道路也是地锁密布,成为“重灾区”。“别总说我们私装地锁不对,可你体验过大冬天夜里回家无处停车的痛苦吗?”一名私装地锁的车主说,其实他们更关注、也更担心地锁问题。在他们看来,别人装的地锁就像大钉子,不是钻在地上,而是心上。

“你看到的是个地锁,我看到的是个信号。”这位车主坦言,胡同之所以地锁泛滥,是因为和楼房大院比,胡同没有封闭性,任何人都可以把车停进来,所以住在胡同里的车主经常会遇到自己的车停不到家门口的情况,只能随时盯着,何时有车位让出来,赶紧挪车入位。如果发现有人开始装地锁,这就是个信号,“一旦等别人都装地锁了,眼看着铺天盖地的地锁装到自家门口,就只能干着急。”

地点3:府学胡同

先后拆两次 重装反弹多

立刻就把路上的地锁给锁了起来。当被问到为何装地锁时,大家无奈地说,大家都在装,说到底还是因为胡同里地儿有限,如果不装这个地锁,自己家的车就没地方停了。

去年12月,府学胡同拆除地锁、重新铺设了沥青。然而,整条胡同的路面沥青铺设工作还没有完毕,居民们私装的地锁已在第一时间全部“到位”,对此本报曾进行报道。

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来到府学胡同看到,道路被“异形地锁”全部占满:石墩子、破自行车、旧家具等都用铁链子拴着上了锁。更有意思的是,好多“地锁”都捆在下水道铁箅子上。记者数了一下,这样的地锁多达60个。

一位环卫工说,以前路边摆上了一堆东西,被街道办事处和城管清理后,大家干脆装地锁。后来,地锁被清理了,很快又被重新装了回来。眼下没有过十五,很多租户的车还没有回来,空出来的车位又提前都被占据了。

这些地锁都是住在胡同里的居民装的,一般都会在自家门口的路边圈出一块地儿来停车。昨天傍晚,一名男子将车开走,其家

管理者说

少了管不了,拆了又重装

交道口街道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称,去年他们曾联合公安、城管对私装地锁进行了清理。就在今年春节前,他们又集中清理了一次。可是,每次清理完没多久,就又被占上了。目前,他们已经把乱停车私设地锁的现象作为重点整治的内容,会再次联合综合执法队,社区加大宣传力度,近期还会再进行一次更大力度的清理。

为什么胡同里的地锁拆了又装,屡禁不止?多位居委会、物业工作人员无奈地告诉记者:“我们天天在胡同里转,哪儿又多了一个地锁,能不知道吗?”可是,对于少量的地锁没法组织联合执法,只能等地锁多了,才会联系几个相关部门联合执法一并拆除。但是,即使大动干戈,过不了多久,地锁就又装上了,“就是因为没法消灭在萌芽状态,才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记者手记

地锁如此畸形成常态

多年以来,私装地锁问题形成了“畸形”的常态:少了管不了,多了拆不掉,拆完还反复。当辖区刚有私装地锁的“苗头”时,无论是居委会,还是物业,都无拆除权限,只能等媒体曝光后,压力大了,才会联合执法。

然而,联合执法的频率远远赶不上私装一个廉价地锁的速度,所以上述步骤才会反复。这个流程本身就是“畸形”、本末倒置的。地锁问题如能解决在萌芽状态,或许是解决之道。这个权限怎么才能给得合理,相关部门值得思考。

很多地锁上都留着电话,跟小广告差不多,这也是个畸形的事儿。这么多地锁究竟是哪儿来的?禁止私装的东西,却谁都能生产,谁都能购买。就好像胡同里居民的一句玩笑话:“地锁这东西就像在胡同里随地吐痰,都知道禁止随地吐痰,但吐了也就吐了。因为没人管。 景一鸣 张林 文并摄 J168

12345统计数据显示:老旧小区私装地锁最多

据12345统计,自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1月31日,市中心接到市民有关地锁问题的反映一万余件。市民针对地锁问题反映前五位的区是:朝阳区、丰台区、西城区、东城区和海淀区。

根据市民来电反映的情况,私装地锁主要集中在老旧小区,主要原因在于车位数量少,供不应求。昨天本报刊登了征集地锁的意见和建议后,从昨天下午3时截至今天上午10时许,12345共接到市民来电反映地锁问题33件。

市民建议

地锁问题已不是城市管理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。现行的法律法规不能解决实际问题,单纯的经济处罚、强制措施等都效果不大,必须解决车位的供需矛盾,也是为了以前在基础设施上的欠缺买单。必须要用解决社会问题的思路和方法来解决这个难题,发挥政府主导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的合力,而且这是慢工,必须稳扎稳打。——王先生

因小区私装地锁,向12345反映过多次,目前看主要是涉及管理部门太多,最乱的是老旧小区,因此最好找一家有力度的部门来牵头进行集中治理。——高先生

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规定比较笼统,执法部门各执一词,比如目前胡同、道路上停车认定,交管、城管互相扯皮,希望细化停车管理办法,能让基层执法人员有法可依。——程先生

市民在高庙看到过有私家的店铺卖各种各样的障碍物,建议应该工商部门整治不法商贩,重罚才能解决问题,如果有地方购买障碍物,就不可能在马路上安装了。同时建议地锁由交管局统一定制、配送。——匿名女士

建议政府部门应该从源头上制止私装地锁问题,应该直接禁止生产厂家私自生产地锁。——匿名先生